我七十岁的老徒弟

发表时间:2015-6-29  浏览次数:214  
字体大小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大】

 我七十岁的老弟子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认识北京的张老板,是源于北京的弟子介绍,张老板曾和我北京的弟子住一个小区并且是邻居。六月十五号,北京的弟子打来电话,让我看看一位70岁(生于1941年)的老先生的出生时间,指点一下眼下的生意。
    
辛巳 辛卯 辛* ** 一组八字在我眼前,我的眼睛湿润了,老先生的八字和我出奇的像,道缘极深。此人事业挫折,婚姻障碍,做事有始无终。。。。。。他的命运原本是我人生的一个缩影,七十岁的年龄还在为了生计奔波。。。。。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我念经、练完功,躺在床上,却睡不着,我能想象得出这些年他过的是怎样的日子:有过短暂的辉煌,瞬间的灿烂,但更多的是失落、不如意、憔悴和挫折,人生只有飞的高才会摔得更痛!他又怎能逃出这样些命运里原本命运安排的遭遇?

   第二天张老板(做煤炭生意多年,近年来一直奔波在河北和北京间,忙碌于煤炭的审批的批文,经常找一些人“帮忙”,结果遇见的十有九骗!)打来电话,我告诉他:“事业挫折,婚姻障碍,做事有始无终,眼下困难重重,还需要再给你说点什么吗?”  
   
我说做个法事促成眼下的生意容易,但治表不治根,希望张先生跟我修行,以彻底改变命运。治病治本,帮人帮根是我向来坚持的原则。在我的说服下,张老板还是争取要来济南。
    6
19日,恰巧是父亲节,下午6点多北京的张先生来到济南,是上天安排吧?很巧合,济南西郊做汽车销售的左女士身体不舒服让我给治病,她很乐意开车接站以做点功德。刚坐上车,我的左肩开始隐隐的疼,头也很紧,我问了左女士,她肩疼、头疼、颈椎也一直有毛病,原本找我治颈椎的,我说到我那彻底给你收拾一下。从火车站到我的道坛已晚上7点多,我开始给左女士治病,持咒 发功 。。。 两分钟,左女士的肩膀不痛了,头也好了,但颈椎还是不舒服,又试了一次颈椎还未好,告诉她要去她家彻底处理一下。张老板在一边看着,很平静却有些惊讶。

吃完晚饭,我就给他带功。时间很紧,一直忙到夜12点多,我让他临睡前自己再练一遍,熟悉一下功法。

第二天一早,张先生告诉我:昨晚做了一个很美的梦,一生中最美的一个梦,梦见一个巨大的太阳,红彤彤的把自己的全身照亮,无比的温暖和舒畅

买了些贡品,来我蜗居的小屋,很平凡的二层高的小楼,张老板上楼梯却很吃力,他说自己东奔西走,腿落下了老病,经常会腿疼,70岁的年龄拖着一张老腿孤苦伶仃,为生计奔波,不容易啊!我的内心深处有一种酸楚划过。我说:“没事,一会儿给你治治”。
    
道场进行的很顺利,我为张先生祈福、升表、皈依,香炉的香是一柱道祖收徒香。法事完毕我用了两张符:一张化灰让他喝下,一张化灰让他擦洗身体的患病部位,特别是腰和腿。

十余分钟过后,我带他出去吃斋饭,下楼梯时,张老板很兴奋,腿不痛了,从未有过的轻松!用过斋饭再次回我的道坛,上楼梯时他依然很高兴:“腿腿 我的腿,彻底好了!”。
    
我为他收拾一些贡果,还盛了些我泡制的敬神酒,让他带回去慢慢品尝。毕竟张先生70岁的人了,来济南前说好了,我只是带带他,让他找找感觉,若有感觉,我就有机会带他去昆仑山。毕竟我这只是昆仑山道法的冰山一角,是昆仑山法术的沧海一粟,我的家在昆仑山。七十多岁的人了,一定要有感觉再说,带他上山,让师傅安排。临行前张老板很虔诚的拜我为师,他说:“漂泊了这么多年,终于找到家了”。一定给我下跪,拜我为师。

这一跪,我的眼睛顷刻间湿润了,浑身麻麻的。我知道这位70岁来自北京的老先生以前所有的劫难在这一刻结束了。很多的磨难只是为了寻找回家的路。是啊,回家了,找到家了,有师傅、师爷、历届师爷、师祖的呵护,还有什么不顺心?还会敢再有什么磨难吗?

回北京后,北京的弟子告诉我:“70岁的老爷子精神特别好,气色很好,仿佛变了一个人。运气也好了,生意很忙。

 

 

事到如今两个多月过去了,北京的张老板也打过几次电话,生意变得容易了很多,也经历一些奇迹,遗憾的是他最期待的批文还未拿到,好在他还很知足,很平静,心情依然挺好,关于批文的事情期待下文,敬请各位朋友对此事关注。

 

文章评论
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 未登录,点击登录
Copyright ©鲁ICP备09043228号 神通八卦预测道术  电话: 15275126467  QQ:705683758
E-mail: [email protected] [email protected] 李嗣泉
地址:山东 济南工业南路 丁家庄西318号   吁泉子  神通
道法传授 改运 调运 转运 好运  道法  昆仑道法